将军论坛——>兴国将军网兴国论坛关注兴国 → 兴国:锚定乡村教师建设新思路,不一样的大山坚守
  共有204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兴国:锚定乡村教师建设新思路,不一样的大山坚守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xgjj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高中一年级 帖子:1608 积分:16464 威望:0 精华:0 注册:
兴国:锚定乡村教师建设新思路,不一样的大山坚守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08-04 10:45:50 [只看该作者]

村小、教学点等乡村小规模学校是基础教育的“神经末梢”,也是大山深处文明与秩序最直观的模样。乡村教育发展的关键是造就一支高素质的乡村教师队伍,但就当下情形来看,乡村教师流失严重,成为乡村学校最普遍的问题,教师难以扎根乡村,成为了乡村教育最薄弱突出的问题。

兴国县南坑小学,地处兴国东北部最偏远山区。本是交通最不便利,教学环境最为艰苦的边远之地,却在破解乡村教师队伍建设瓶颈的过程中,探索出村小、教学点引领中心小学双向提升的“独家”管理体系,激活教师的精神动力,建立了一个开放的乡村教师成长平台,让地域的末梢成为发展的前哨,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新一代乡村教师的责任与情怀。                                                                                                                                                                 

    炊烟一缕,校舍一间,爱两行

2016年秋季开学前夕,兴国南坑乡郑枫村的贫困户村民廖承继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女儿廖健健郑枫村金升教学点就读,从教三十多年的老教师已经退休了,这个学校目前仅有女儿一位学生。

就在他整日忧思只有一个学生的学校是否会有老师愿意来的时候,90后女老师肖丽的到来为女儿的求学之路带来新的希望。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金升教学点的校门缓缓打开,肖丽就会站在校门口等着她唯一的学生廖健健。

一所学校、一位老师,一名学生。在这个“孤独”的学校里,肖丽是“校长”、“教务主任”、任课老师、学生营养餐和后勤保障的负责人,更是廖健健在这所学校唯一的“玩伴”。

开学不久,毫无教学经验的肖丽为了摸透这个学生的“底细”废了不少心思。在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该无忧无虑、自信活泼,小健健却是个十足的“闷葫芦”,无论上课还是下课,几乎从不主动和老师交流。当她翻到这个学生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时,她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备课、上课、改作业,课后辅导,尽管只有一位学生,在日常教学中,肖丽也同样丝毫不懈怠,早读班会、美术体育、音乐科学……每天的课程被排的满满当当。上课时,肖丽耐心地把知识点讲了一遍又一遍,为了加深印象,黑板上写满了本课重难点的漂亮板书。午休时,肖丽找出一年级的教材,重新从汉语拼音开始教起。课后,她拉着看似不太情愿的小健健一同跳绳、打乒乓球。

渐渐地,在这个狭小的校园里,除了课间老师授课的声音,课后还能听见充满温情、快乐的嬉戏声。

中午上完课,这对师生各自分工来到厨房准备他们的午饭,肖丽正忙着切菜,小健健则在一旁帮忙择菜清洗,当肖丽刚把热腾腾的肉汤盛起时,小健健早把两人的碗筷摆放好,等着和老师一起开饭。这一幕幕温情的画面总是会每天按时上演,互相陪伴是这一对师生不用言语,彼此间最好的默契。

“在我和小健健的共同努力下,她成绩有了显著提高,更让我开心的是,她变成了一个爱笑、开朗的小女孩。每每想到孩子在村口等我的情景,就觉得充满力量。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我想依然会选择留在这大山里教书。”肖丽动情地说。

2017年,肖丽被评为兴国县“最美乡村教师”,她成为了当地教育的一面旗帜,她的事迹感动温暖着无数人,同时也感染了无数怀有青春热血的年青教师们,这无疑为坚守山村的乡村教师们注入一股强心剂。

随着一批批的老教师接连退休,乡村教师严重匮乏。随着“生源地定向招聘”方案落地开花,为兴国县顺利引入一大批年轻教师,这一“筑巢引凤”的政策为各偏远乡镇学校注入“新鲜血液”。 肖丽老师的感人事迹掀起了全县教师的学习热潮,也让与郑枫小学定下“十年之约”的刘颖更加坚定了坚守山村的决心。

    我是一名人民教师,我更是一名*员

 刚踏上教师岗位的刘颖便有一个大难题让她苦恼不已:村里的孩子学习热情普遍不高,学习成绩更是“难以入眼”,每天催孩子交作业更是成了日常工作中的“家常便饭”。

刘颖所在的学校位于郑枫村的另一个教学点。村民们除了种植水稻、圈养家禽之外,几乎无任何经济来源,年轻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外出务工,家中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学校共有12名学生,其中就有9名都是留守孩。每到农忙时节,上山下水走田间,家中的老人早出晚归忙着田间耕种,放学归来的小孩一个个“放飞自我”,无人看管的孩子成了远在外乡父母心中的一块心病。

 学校留守孩放学后无人看管,没有父母监督的孩子总喜欢拖欠作业,成绩也总提不上去,刘颖急在心里。

一天晚上,刘颖接到了一个学生的视频电话,原来是班上一个孩子在作业上遇到了困难,心急的他时刻牢记着老师说的“今日事 今日毕”,可是家里爷爷奶奶大字不识一个,懂事的他又不忍心打扰还在加班的爸爸妈妈,孩子便想到了请教老师,看着爱学习的学生,刘颖欣慰极了,突然脑海里萌生了放学后对学生进行课后辅导的想法,家长们得知刘老师会免费帮学生辅导功课时,家里的“野孩子”让远在外乡的他们松了一口气。

从此,学校又成为了无人看管的“野孩子”们的 “第二个家园”。放学后,除了上树捉鸟、下河摸虾、田野遍地打滚的他们在“第二个家园”里同样能找到属于他们的乐趣:阅览室是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各种各样的图书足以让他们一睹大千世界的精彩;操场的绿草坪成了男孩子嬉戏“打仗”的主阵地;百玩不厌的滑滑梯是低龄儿童心中的神秘“城堡”。

“功夫不负有心人”孩子们的功课在“大家长”刘颖的监督和辅导下,再也没有出现孩子拖欠作业的现象,学生成绩都有了显著提高,在期末考试中,郑枫小学更是取得了全乡教学成绩排名第一的好成绩。

 “我是一名老师,我喜欢讲台,更爱讲台下的孩子们,我也是一名*员,山里的孩子更渴望知识,我希望山里的孩子可以用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刘颖眼神坚定地说。

    家乡需要我,我就会义无反顾回到家乡

“我们是祖国的花朵,祖国就是我们的家……”朗朗的读书从三华山脚下的南坑乡上坪教学点传来。

“我在网上看到了肖丽老师回到自己家乡任教的故事,让我触动很深,我想为我热爱的家乡出一份力。”师范毕业后的陈红英依然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尽管家人反对,她依然坚持回到儿时的启蒙学校任教,在这个学校仅有7位学生,她便是这所学校唯一的教师。

 “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这是乡村教师的真实写照。每当闲暇之余,她总习惯躲进自己的书法世界。走进她的办公室,墙的四周贴满了多年来的书法杰作。“练字可以让我的心变得更加平静,心里也会更踏实,墙上的这些字会时刻提醒我,自己一直在努力、进步。”说起书法,陈红英眼里闪过一丝亮光。

“一个萝卜一个坑”由于一师一校,生病是陈红英最害怕的一件事情,如果自己生病,那就意味着孩子们不得不停下课程。多年来,她习惯了有病挺着,喉咙痛忍着,坚持带病上课,这也让她留下了一生病就会扁桃体炎复发的顽疾。

从一个校园踏入另一个校园,从青春活泼的学生的变成了教书育人的教师,陈红英暗下决心,一定要将自己的全部热情投入到自己的母校,让家乡孩子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

    榜样引领 开创山区学校新局面

“南坑乡是兴国县最偏远的一个乡镇,全乡共有713个孩子。正是在肖丽、刘颖、陈红英这些优秀教师的榜样引领下,才涌现出了一个个愿意踏实扎根在偏远山区的乡村教师,同时让我们学校逐渐形成了一股你追我赶的良好学风。我为这支认真负责、甘于奉献的教师队伍感到骄傲!”南坑中心小学校长肖根源自豪地说。   

在这样的机遇背景下,为了让各教学点的孩子能享受到教育均衡的师资,南坑中心小学特别组建了一支由中心学校音、体、美专业老师组成的“志愿军”,他们每周都会去往全乡各个教学点、村小开展“走读走教”活动,真正打开了全乡优质教育资源共享的新局面。

近年来,借助教育均衡发展的强劲动力兴国的基层教育设施面貌已有明显改善,新的教学楼、师生宿舍、标准化的塑胶运动场、八大功能室一应俱全。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在乡村教师队伍建设上又作了诸多努力。通过推进“教师安居工程”实施乡村教师本土化培养、提升乡村教师专业发展能力、完善城乡教师交流制度等一系列举措,一方面提高乡村青年教师教学水平,激发他们的发展力量,另一方面提升他们的主管幸福感和“立德树人”的职业认同感,促进精神世界的提升。农村学校长期存在的师资力量薄弱、教师流动频繁的问题得到了缓解。

如今,农村教育的“蜕变”正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年轻的90后加入到教师队伍中。“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自己的不平凡。”千千万万个“肖丽老师”怀着教育初心选择扎根在大山最深处。他们用爱点燃孩子们的梦想;用热血和信念撑起了乡村孩子的一片蓝天;用真情书写着自己不平凡的人生华章。

来源:兴国县教科体局


 回到顶部